日赚50万的字体版权生意惹争议 汉仪字库母公司冲击创业板

发布日期:2021-09-28 13:47   来源:未知   

  古有文人当街卖字,清代郑板桥自订《润格》云:“大幅六两,中幅四两,小幅二两,书条、对联一两,扇子、斗方五钱。凡送礼物、食物,总不如白银为妙。公之所送,未必弟之所好也。送现银则心中喜乐,书画皆佳。”

  设计、出版行业从业者十分熟悉的“汉仪字库”背后的公司北京汉仪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汉仪股份”)日前已向创业板上市委递交第二轮问询函回复,本次拟募资5.36亿元。公司2018年至2020年分别录得营收1.71亿元、2.12亿元和1.97亿元,以2亿元简单推算,公司日赚超50万元,说是“日进斗金”也不为过,比起古代文人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A股“字体第一股”的名头,能否落在汉仪股份身上?同样是做版权生意,汉仪股份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视觉中国000681)?

  根据招股书,汉仪股份成立于1993年,是一家专业从事字体设计、字库产品开发、汉字信息技术研究、汉字应用解决方案的企业。“汉仪菱心体”、“汉仪旗黑”、“汉仪瑞意宋”、“汉仪悠然体”等平面设计师和编辑耳熟能详的字体,都是汉仪股份出品。国内知名字库还有方正、华康、文鼎、华文等。

  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字体一旦用作商业用途,则很可能需要收费。比如方正小标宋、方正超粗黑、汉仪菱心体等字体,一旦被用来设计企业徽标、广告易拉宝,或者是企业发微信公众号、发微博,再或者用在影视游戏界面当中,都需要缴纳版权使用费。其中还包括应用广泛的微软雅黑,其实是不可以免费商用的,银柿财经了解到不少媒体从业者都曾因微软雅黑“踩雷”。

  根据汉仪字库官网的报价,如果用于全媒体发布,基础字体单款字一年0.6万元,永久1.8万元;精选字体单款字一年1.8万元,永久10.8万元。如果用于单一设计稿如户外广告、海报等,以及视频广告、VI、网站及包装发布的话,单款字每年使用费均不超过1万元。根据方正字库官网,全媒体发布基础字体的价格为一年0.7万元,精品字体一年2万元。显然,字体版权是需要复购的长线生意。

  靠着这样一桩细水长流的买卖,汉仪股份做到了2个亿的营收规模。2018年至2020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1.71亿元、2.12亿元和1.97亿元;实现净利润2774.97万元、6130.37万元和4758.99万元,三年毛利率分别为86.71%、85.85%和87.70%。www.81708.com,可以看到,2020年汉仪股份的营收、净利润同比双降,增长瓶颈或已显现。

  根据招股书,公司主营业务可以分为字库软件授权业务、互联网平台授权业务、字库类技术服务、视觉设计服务和IP产品化业务五大类,其中字库软件授权业务和互联网平台授权业务合计占比超88%,是收入贡献的大头。

  公司的字库软件授权业务2018年至2020年收入分别为9645.95万元、1.23亿元和1.22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56.53%、58.02%和61.93%,是汉仪股份的核心业务。公司称,2019年字库软件授权业务收入相比2018年增长 27.55%,其主要驱动力来自线下授权客户数量的增加。 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2020年字库软件授权业务收入与 2019 年基本持平,但客户数量相比 2019 年仍有所增加。2018年至2020年,公司线个,平均来自每个客户的收入为3.93万元、3.79万元和2.82万元,呈现数量上升、单价下降的趋势。业务性质也决定了公司少有大单出现,2020年线下授权客户中金额最大的是完美世界002624),为106.19万元。

  互联网平台授权业务又分为交互类平台授权业务与非交互类平台授权业务。交互类主要是指为腾讯QQ用户提供互娱式字体,而非交互类主要是指为华为、OPPO、VIVO、小米等手机厂商提供字体,终端手机用户可直接通过手机系统内的个性主题平台付费下载字体,并用于手机界面。

  不过这项业务近年来呈下降趋势,2018年至2020年,互联网平台授权业务收入分别为6890.75万元、6530.24万元和5755.37万元,主要是因来自腾讯手机QQ及QQ空间的收入下降所导致的。公司解释称,由于短视频、直播等行业“抢”走了QQ等平台的用户活跃度与使用时长,近年来QQ月活逐年下降。

  不少受访用户表示,目前QQ并非主要的社交工具,购买“花里胡哨”的字体也并非刚需。

  版权生意怎么做?一支强力的法务团队必不可少。许多中小型企业,尤其是法务团队不完备的初创企业和个体户、自媒体等,由于版权意识淡薄,在未购买授权的情况下将汉仪字体商用,因此有可能收到来自汉仪股份的律师函。

  而汉仪股份除了通过这种方式“杀鸡儆猴”进行“用户教育”,还将其变成了营销的契机。招股书披露,2018年至2020年,公司通过律师函签约的客户分别为9家、23家和21家,签约金额分别为75.08万元、141.24万元和124.21万元。

  当然,这个价格是“可以谈的”。一位知识产权方面的律师告诉银柿财经记者,在与视觉中国、汉仪这类公司的谈判当中,确实可以压价,例如在其经手的某个案例中,视觉中国最初对图片要价每张1万元,后来谈到800元至1200元,因为如果有意拖延时间,那么对对方公司来说也是一种损耗。

  而在律师协商无果的情况下,公司也会通过诉讼方式解决。例如,2019年9月,汉仪股份向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针对南京桂花鸭(集团)有限公司和南京中商金润发鼓楼购物中心有限公司侵权使用汉仪神工体(简)、汉仪雁翎体(简)以及汉仪凌波体(简、繁)的情况,要求对方停止使用该字体并进行赔偿与道歉。2020年9月,汉仪股份与南京桂花鸭(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和解协议,汉仪股份授权其使用以上三款字体至2020年12月31日,并获得了许可使用费15万元。

  从舆论来看,汉仪股份这种四处搜索证据、发商洽函要求合作的“营销方式”也颇受非议。微博、知乎等社区上有众多用户表示,曾收到过汉仪股份的商洽函,但自己确实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的,在删除相关稿件图片后,汉仪股份工作人员仍然要求购买字体,并称侵权证据已经过公证,用户单方面删除是无效的。

  上述律师表示,即使本人不知晓字体版权问题,擅自用作商业用途也构成侵权。对于侵权的处理方式,可以是删除并道歉,也可以进行追责,公司提出购买字体使用权或进行赔偿的要求都在合理范围内。与字体类似,图片擅作商业用途也容易构成侵权。2019年4月,视觉中国因一张“黑洞”照片被央视、共青团中央、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点名,是由于其并未真实持有相应版权。与视觉中国不同,汉仪等公司明确持有字体版权,并且公司内部一般能够通过字体库等系统进行识别比对,因此,视觉中国踩到的“雷”不一定会在汉仪等字体公司身上再现。

  有媒体行业从业者告诉银柿财经记者,理解视觉中国、汉仪、方正等依赖版权盈利的公司,但对于这些公司的维权方式感觉“不适”,“他们通常是‘养肥了’再杀,积累了一定数量的侵权图片或者字体之后再起诉,这样金额会比较大,可以说他们这种方式不只是在维权,甚至已经变成了盈利模式的一种。”

  2020年11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著作权法的决定。相比2010年修订版本,新《著作权法》完善了网络空间著作权保护的有关规定,提高了侵权法定赔偿额上限,同时也明确了惩罚性赔偿原则。例如,新修订《著作权法》第54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因此受到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难以计算的,可以参照该权利使用费给予赔偿。对故意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情节严重的,可以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给予赔偿。

  同时,近年来出现的在线设计、智能设计平台中,有不少集成字体供用户使用,通常是由平台方与字体厂商签订协议,支付授权费用以获得相应的字体授权。根据汉仪股份招股书,公司和此类平台签署合作协议,平台用户可在平台中使用公司字体,公司通过销售分成和固定年费两种形式获得收益。新业态的出现,扩展了汉仪股份的盈利渠道。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