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化一下:我们中国人为什么要和靖国神社不共戴天

发布日期:2021-09-19 16:47   来源:未知   

  大家好,我是在观网陪你看世界的谷智轩。近日,中国90后男演员张哲瀚,被挖出曾参观过日本靖国神社并拍照留念,引发巨大争议。该艺人辩称,参观靖国神社,是因为欠缺“当地历史知识”。对于此事,中文互联网上有两种声音,博取了不少眼球:一种说“日本神道教有一堆神,靖国神社就是个普通的庙”;第二种说“纪念为国捐躯的人无可厚非”,要求你换位思考。本期《消化一下》就来好好驳斥一下这些“理客中”,讲讲作为中国人,为什么要和靖国神社不共戴天。

  首先,对于那些说靖国神社是日本神道传统的,我先来打一下脸。很多人都会把靖国神社的锅,扣在日本神道教身上。其实,明治以前的神道教,称作“神社神道”,和战争压根儿没什么关系。神道教的宗旨,是万物皆可神,万神皆可拜;运营手段,就是到处建神社,让老百姓拜神捐款,神职人员养家糊口,简单粗暴。

  在最上层,神道教说了,日本天皇的祖宗,是教内顶流天照大神的孙子。有了这层“亲戚关系”,神道教的地位和天皇的权威,基本就绑定了。幕府时代,掌权的将军们不是推崇佛教,就是倡导儒学,为的就是要把神道压一压,避免老百姓通过宗教信仰,对天皇太有感觉。所以,明治天皇打倒幕府、站到前台之后,必定要把幕府喜欢的佛教、儒学都压一压,把神道扶起来,给自己的权力背书。

  于是,明治天皇做了三件事。首先,构建一套思想体系,让老百姓真的相信,日本是宇宙的中心,天皇是日本的中心。这时候,“公知”的用处就来了。当时日本有批“国学大师”非常活跃,这个“国学”,跟我们那个研究古代学术、文化的“国学”,不是一码事,它的宗旨只有一条——用一切办法证明,凡是有用的东西,都是自己人发明的,凡是没用的,都是“外来污染”,要统统排除。这些“大师”里面,有个平田笃胤(du yin),不但排斥佛教和儒学,还自创宇宙,说日本是神国,是天地根源,是万国之始,什么东西都比别人好。三皇五帝,据他“考证”,都是日本神,被中国人换了名字而已。日本天皇呢,自世界之初,“天孙下凡”,万世一系,实乃神皇,就该统治四海万国、“泽被天下”——让你们跪一跪,是为你们好。

  这套东西,真是瞌睡了送枕头。明治政府立刻搞政教合一,把神道定为国教,“神国—神皇”思想写进宪法,用“王政” 掌控全国所有神社,按照中央集权制的方式,将全国的神社分为官社、府县社、乡社、村社和无格社五个等级,确保“一村一社”,绝不遗漏。此外,政府还规定从小学开始,就让孩子们天天唱《君之代》,颂扬天皇千秋万代,教育他们要“克己尊皇”、“义勇奉公”。

  这一波操作下来,老百姓被打上了“思维钢印”,天皇从“人上人”,变成了“人上神”。群众基础有了,政治权力稳了,剩下来的,就是军事权力。这个也好办,神道教不只管活人,还管死人。既然天皇是神,那么只要效忠天皇,为天皇而战,不论生前行善还是作恶,死后都可以为神。神道教为了让死人的怨气不闹事,本来就有“慰灵”、“镇魂”的仪式,现在正好拿来用。

  1868年6月,明治政府刚拿下江户不久,就办了第一次大型祭祀来“慰灵”,给明治维新中为天皇战死的“新魂”安排工作,激励活人继续卖命。为了让这种祭祀能经常办,明治政府需要一个固定场地,所以花了一年时间,筹建了“东京招魂社”,十年后改名为靖国神社。“靖国”两个字,您猜怎么着?还是从中国的《左传》里来的。www.485101.com,“靖”意思是安定,“靖国”意思是使国家安定。

  靖国神社成立后,凡是为天皇 “义勇奉公” 而死的人,都会被神社“招魂”、“供奉”,当上“英灵”,继续为天皇服务。1906年,政府又规定,军人出征和凯旋时,必须参拜靖国神社,以免他们不知道死后的待遇。明治政府用靖国神社画了一个大饼:死后可成“神”,自然就不怕死,活着的时候,自然要对天皇绝对忠诚。活人看不到死人,靖国神社搞的各种祭祀,放的各种牌位,就成了这套逻辑的“实锤”。死的人越多,实锤越多,信的人越多,去死的人也就越多——闭环了。

  讲到这儿,天皇是神、政教合一、靖国有报,“国家神道”的三要素齐全了,这种被扭曲的神道教,正式成为了日本军国主义自我强化、穷兵黩武的工具。所以,靖国神社的文化基础——“国家神道”——完全是个现代政治产物。

  明治维新后,日本发动甲午战争、占领中国台湾、参加八国联军 、打日俄战争、出兵西伯利亚干涉十月革命,仗打得越多,靖国神社的祭祀活动就越频繁、越盛大。每年的例行祭祀,由天皇或政府首脑参加,向全国实况转播,除此之外,还要举行许多特别祭祀,,不断把阵亡军人合祀到靖国神社,鼓动日本年轻人参军,为天皇献身。为了征更多的兵,政府还把靖国神社编入课本,宣传神社中供奉的军人事迹,向娃娃们鼓吹死后成为英灵、受到天皇参拜,有多么光荣。

  九一八事变和淞沪抗战之后,靖国神社举行临时大祭,把“满蒙 、上海事变阵亡者合祀”。日本政府要求东京在校学生,都要在军事教官的带领下前去参拜 。有基督教学校反对,政府就下令,说参拜靖国神社是为了爱国忠君,不管信的是什么,都必须拜。可见,靖国神社根本就不是宗教机构,而是个用来宣传战争的政治机构。

  1939 年,日本深陷侵略战争泥潭,战死的军人越来越多。一座靖国神社不够用,日本政府干脆在所有都道府县、甚至境外占领区,都建起了“护国神社”。这样,祭祀活动就能在各地举行,宣传的范围和力度大大加强。日本关东军在中国长春建立的“建国忠灵庙” , 就是一座地方级的“靖国神社” 。二战后期,靖国神社三天两头“祭祀”一回,“灵玺簿”中登录的人名越来越多,神风特攻队在神社前举行出发仪式,神社里又添新鬼。1945年11月,日本已经投降,靖国神社竟还坚持举行了一次合祀仪式,声称战争中阵亡的所有“英灵”,都合祀在靖国神社之中。

  美国送去的两颗蘑菇弹,让鬼子终于投了降。美军进驻日本,开始进行民主化改造。为了解除法西斯的精神武装,麦克阿瑟让日本天皇在元旦当天全国广播,承认自己是人不是神,把天皇拽下神坛,让法西斯们长期鼓吹的“日本是神国”的说法不攻自破。

  国家神道被废后,神社的地位随之一落千丈。麦天皇颁布指令,禁止日本政府给予神社支持,政府职员不得以官方身份参拜神社,拆除了靖国神社内洗白侵略行径的“游就馆”。美国人一度计划把靖国神社烧了,改成赛马场,但遭到了罗马教皇驻日代表布鲁诺·比特的阻拦。布神父上书麦天皇,理由很“经典”,说“日本法西斯固然可耻,但士兵是无辜的,纪念为国捐躯的人无可厚非,烧毁靖国神社,会成为美国历史的污点”。于是靖国神社就这么苟了下来。

  随着朝鲜战争爆发,美国终止了对日本的民主化改革,释放了在押战犯,重新武装日本,意在把日本建成遏制的“防波堤”。1951年9月,《旧金山和约》签订,日本开始恢复主权、重返国际社会。和约前脚刚签订,首相吉田茂后脚就趁秋季大祭之际,“正式参拜”了靖国神社。1952年,在日本政府举办的阵亡者追悼会上,吉田茂公开表示:“因为战争而殉国的诸位,以身奠定了和平的基础”,将“法西斯侵略”美化成了“为和平奠基”。同一年,日本天皇到已经成为“民间宗教团体”的靖国神社进行参拜,一切又回到了战前。

  1953年,“日本遗族会”在东京成立,开始在全国推行祭祀二战“英灵”的运动。“遗族会”成员主要是一些阵亡士兵的家属,曾被军国主义者奉为上宾。日本投降后,靖国神社地位一落千丈,这群人失去了优待和“精神寄托”,脸上无光。所以自成立之初,“遗族会”最大的目标就是洗白靖国神社、要求政府首脑参拜,为自己恢复名誉。

  这个时间点,大家都不陌生,左翼政党在城市和农村攻城略地,离“未曾设想的道路”只有一步之遥。这时候要给战犯洗白,无疑是找死,“遗族会”需要找一个突破口,于是盯上了“厚生省”,“厚生省”就相当于其他国家的福利部。需求决定供给,需要服务的人多了,部门就会有更多预算和编制,领导在内阁里说话,就会更有分量。日本战败后,全国留下了175万遗属家庭,形成了一个规模庞大的利益集团,两者一拍即合。

  打着“照顾家属”的旗号,日本国会先后修改了《对战争伤亡者遗属援助法》和《军人恩给法》,明确将“战犯”等同于“战争牺牲者”,向其家属发放抚恤金。1955年,甲级战犯贺屋兴宣被假释,重返政界,当上了遗族会的会长,定下了“称颂英灵,抚慰灵魂”的目标,通过“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把战犯们一批批送进靖国神社,理由和布鲁诺神父如出一辙:“法西斯固然可耻,但士兵是无辜的”。

  这个理由,乍一听很有道理。军人为国捐躯,无可厚非。如果你认同了这个道理,那么照着这个逻辑往下推,下级军官是不是也是“为国捐躯”?发动战争的人是不是也是“为国捐躯”?日本人就是这么想的,于是1959年,日本厚生省下属的“引扬援护局”,也就是“福利局”,偷偷将346名“乙”、“丙”级战犯的名单提交给了靖国神社。见社会没有太大的反应后,1967年,又把另外984名“乙”、“丙”级战犯偷偷搬进了靖国神社。1978年,趁着举行秋祭的机会,日本右翼又把包括东条英机在内的14名甲级战犯和2000名乙、丙级战犯的牌位,以“昭和殉难者”的名义,偷偷合祀到靖国神社。大家都是“为国捐躯”、大家都是“无可厚非”,最后谁都是无辜的,谁都没有责任。1985年,为日本军国主义洗白、否认南京大屠杀的“游就馆”再次开放。

  不过,光是把战犯送进靖国神社,目标还远未达成,遗族会还需要推动首相去“拜鬼”。日本参议院采用的是比例代表制,各个政党按得票率分配席位,有点像高考填志愿,只要获得的选票超过“当选票数线”,就可以确保自己在参议院里的席位。遗族会号称掌握140万遗属家庭,800万会员,在全国拥有1万多家分部,17万自民党党员,是自民党保守政权最重要的保守票仓。

  大家看出这背后的利益链条了吗?国会议员、厚生省和遗族会,组成了牢固的“铁三角”,遗族会动员军人遗属,把选票投给右翼议员,右翼议员在国会中施压,寻求立法、提高厚生省的财政预算,厚生省用拿到的预算,不断提高军人家属的抚恤金。1980年,日本厚生省给予军人家属每年102万日元抚恤金,同年日本人均年收入是180万日元。三者联手,一起洗白日本的战争罪孽,为法西斯和军国主义招魂。

  遗族会有钱有势,最重要的是有选票,可以在日本政坛扮演“造王者”。长期主宰日本政坛的自民党,也与遗族会深度绑定。遗族会会长中,有人当过自民党干事长,甚至出任过日本首相。这些政客当选后就会投桃报李,去靖国神社“拜鬼”。

  80年代以来,自民党有四任首相,任内都参拜过靖国神社,有的以公职身份,有的是以私人身份。至于内阁成员、议员,参拜者更是不计其数。可以说,自民党已经把参拜靖国神社作为一大纲领。1981年,300多名国会议员组成了“大家都来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之会”,包括大量自民党议员,如安倍晋三、森喜朗、古贺诚等。别看名字又臭又长,这个组织的目的很清楚,就是借参拜来博取眼球,给首相、阁僚施加压力。至于首相参拜是否违反宪法中的“政教分离”原则,自民党政务调查会1983年明确表态,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只是履行职责,并不违宪,这个立场一直持续到今天。

  1980年8月,在遗族会多方撺掇下,首相铃木善幸率大批内阁成员参拜靖国神社。日本政府辩称,铃木是以“个人名义”参拜。然而,他在签名簿上清楚写下“内阁总理大臣”的称谓。日本人习惯搞这种小动作,懂的都懂。又比如,安倍晋三上任后第二年就去拜鬼,遭到国际上强烈抵制后,他倒是不敢再去,但每年依然大张旗鼓地供奉“真榊”、“玉串料”。就算自己没法到场,安倍也要通过右翼亲信代为前往,还做足戏份,摆出一副“忍痛割爱”的姿态。毕竟,安倍那个身为甲级战犯的外祖父,14个“狱友”都已经进去了。

  曾有遗族会高层吹嘘,在日本,只有参拜靖国神社的首相,位置才能坐得久。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小泉纯一郎。他凭着大刀阔斧改革的人设参选,却把自民党在邮政、建筑界的票仓得罪了个遍。走投无路时,遗族会开出条件,只要承诺在“战败日”参拜靖国神社,就会大力支持他。最后小泉靠着这个票仓当选,并且在位六年,年年“拜鬼”。中日关系“政冷经热”,就是从这一时期开始的。

  当时,中国外交部发出措辞强硬的声明,中国国内爆发了大规模反日游行。但小泉根本不在乎,因为在日本媒体的“信息过滤”下,中韩等国的抗议,只会加强日本人的反感,一定程度上,反而助长了小泉内阁继续拜鬼的气焰。即便是2004年底,小泉的支持率跌入谷底时,依然有51%的民调支持他次年继续参拜,比反对者多了10个百分点。小泉内阁也成为90年代之后、安倍之前,最长寿的一届日本内阁。 客观上说,冷战结束后,日本经济长期衰退,政治体制僵化,社会死气沉沉,转向保守,为政客操弄靖国神社问题提供了土壤。

  日本政客一参拜,就会引发中韩等亚洲国家的强烈抗议,令日本在国际社会上抬不起头。但日本政客却大言不惭,给出各种各样的歪理。比如,参拜是我的内政,别国无权干涉;靖国神社里供奉“为国牺牲”的军人,因此参拜是“天经地义”;原东京都知事、曾在越南公费嫖娼的石原慎太郎,竟然叫嚣靖国神社跟中国的八宝山公墓、人民英雄纪念碑是一样的;小泉更是说,“日本人相信人死后就会成佛”,所以生前犯下的过错都“一笔勾销”;还有日本政客,直接用“拜鬼”来绑架“爱国”。2014年,日本“次世代”党候选人宣称,历史上正因为天皇去参拜靖国神社,日本士兵才走上战场“保卫日本”,如果当今日本领导人不去参拜,以后还有谁来“保卫日本”呢?可以说,日本右翼鼓吹“拜鬼”的小心思,昭然若揭:就是为了让日本成为一个“正常国家”,具备再度发动侵略战争的能力。

  靖国神社里供奉的,是效忠天皇、www.164456b.com,侵略战争的刽子手,给亚洲遭到侵略的各国人民,带来了莫大的伤害与侮辱。日本政客的参拜,不管选在什么日子、亮出什么身份、给出什么辩解,都不可否认,这种行为,代表了他们的价值判断,反映了他们对待日本那段侵略历史的态度,不是一句“这是日本内政”就可以搪塞过去的。何况,当时反战的日本人,是不可能被供奉到靖国神社的,既然如此,靖国神社凭什么能代表日本所有的“战殁者”?既要祭奠亡灵,却又区别对待自己人,这种“双标”,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总而言之,靖国神社就是一个披着日本神道传统的皮,由军国主义政府生搬硬造,用来支援对外扩张的洗脑机器。它不代表日本传统文化与宗教信仰,悼念的不是英魂,寄托的也根本不是追思,是个彻头彻尾的“三无产品”。

  靖国神社门口,写明了四个大字,不要借口说不知道去的是什么地方。最后,我也在这里请求各位观众,为了避免有人再拿“欠缺历史知识”当借口,请多多转发这期视频,让更多的人认清,靖国神社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好了,以上就是本期节目的全部内容,希望大家多多一键三连,激励我们拓宽知识分享的领域,也欢迎关注我的个人号@real谷智轩,我会在那里与朋友们进行更多的交流,我们下期再见!